抽煙到底好不好?我沒有一個定論。我不勸人戒煙,但也盡量少邀人抽煙。
 
20歲以前很討厭別人抽煙,覺得抽煙的人低俗,粗魯,欲求不滿,口腔期沒被滿足,實在搞不懂這些人干嘛花錢燒自己的肺,看來他們的腦袋肯定也出問題了,少了根筋, 或是總電源接駁不良。
 
20歲以后,世界開始戲劇式的傾斜,我一開始沒發現,等到我發現時,就像陳昇那首《愛欲之潮來襲時》唱過的,“在慾望的國度中 我們都是飢渴的人 不能遠離誘惑不安”,身體里頭像突然被撬開一個小洞,寂寞啊,單方面的想念啊,妒忌啊,一個一個原本蜷伏的情緒,像是約好了似的通通在同一個時間站起來毛躁的動著,那時候無助得像個孩子,矛盾的是身體已經是個少年啊,20歲的少年,沒有隨時隨地痛哭的資格。
 
于是我抽了第一根煙,沒有人逼我,也沒有人邀我,我自己花錢買的,mild seven淡煙,吸第一口煙時沒有嗆咳,胃部也沒有不舒服,那是1996年,我22歲了,我替自己做了新的決定, 在煙霧陣陣包圍中,我找到了自己的小城堡。
 
那是讀沙特,迷念卡繆的年紀。青春是本等著被翻開的書,下一頁是驚喜, 還是核突的驚嚇,完全沒有人可以預測。我常常下了課, 或是打工結束,就往臺大附近的小咖啡館鑽,最常泡的那間取了個分量十足的名字----【挪威森林】,那時候村上春樹的《挪威的森林》已經紅遍全世界,渡邊君,直子,小林綠,這些名字和他們身上的故事,那些人們的偽善與軟弱,堅定與脆弱,我也是在同一間咖啡館讀完的。一邊讀一邊抽出一根又一根mild seven,有時一天下來就抽完一包,像想要將自己提早整死,那股狠勁,是二十幾歲獨有的配額,現在早就用光了。
 
幸好,提早用光了。
 
還記得,挪威森林那家店是全店開放抽煙的大膽店家,有膽量違逆大環境對吸煙者的歧視,三十幾個座位幾乎人手一根煙,像溫和一點的毒氣室,溫暖色系的硬木桌,墻上超大size的Tom waits海報,花樣年華似的綠色小臺燈,當然,此起彼落的裊裊煙霧從來沒有停止過,我將打工時賺來的錢,大部分花在這里了,雖然有點心疼,但那些煙里看花看人生百態的私密片段,有時還有鼓動心臟的搖滾樂刷過密閉的空氣,卻也是千金難買的啊。
 
我在那段必須狠狠作抉擇的人生時段中,幸好有煙相伴。
我在必須和父執輩短兵相接,面對面沖突時,幸好有煙相伴。

 
但我從來不邀人加入吸煙一族,因為人體畢竟是脆弱的,肺部更是脆弱的。
雖然如此,我卻實實在在懷念那段煙塵遍布,但身旁每一個人都意志堅定往前衝的爛好時光,如同侯孝賢說的,是最好的時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ny1108pony 的頭像
pony1108pony

小马再下一城

pony1108p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