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裕全.jpg 

我的豬頭朋友許裕全又出書了,出版社將他列在「豬頭學系001」框架內,書名叫做《寶貝,豬頭一下嘛!》,他原本住在霹靂州班台,大學時窩居在台灣台南好長一段日子,後來輾轉遷回大馬南方邊城新山,幸好他長得兇悍體格壯健,多年居住在一度被貶稱為罪惡之城的新山,也沒人敢傷他毫毛。

他自嘲為「豬頭」,或許是對自己的長相不抱期望,也或許是自嘲慣了,成了一種型格,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,人家稱他帥哥,可能還會渾身不對勁,我只能說,他不醜他是我朋友。而且他的文筆詼諧中帶有淚水,不只是廉價的博你一笑,他沒有那麼cheap。

前幾天我們在城裡的IKANO碰面,他頭戴鴨舌帽,胸肌練得鼓鼓得,臉上一貫靦腆的笑容,三十好幾了,雄壯熟男的氣息全都輕易展露,我問他說,怎麼近期的文章都不那麼爆笑了,他訕訕然笑道,生活本來就沒那麼多笑料,何況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?

我知道他意有所指,尤其這幾年身居南方邊城更是感同身受,大腹便便的孕婦被攖奪匪拖倒在地,一屍兩命 ;如花年華的少女被攖奪匪連人帶包包拖行十幾公尺,香消玉殞 ;學生家長起早摸黑拎著藤棍陪著孩子等校長,天剛濛濛亮,就隱現令人難受的殺氣。這一些些說來令人難過的故事,都是新山人的悲歌,強而有力的單位,曾經蜻蜓點水式地同情過關心過,但現在,一切又如過眼雲煙,別再提起。

豬頭作家朋友這幾年經歷了人生三溫暖,父親糖尿病,母親身體微恙,豬頭先生扛在身上的重擔一天又一天加重,但和他在吉隆坡碰面時,總還是可以看到招牌的嬉皮笑臉,我們都不年輕了,有時互相拍拍膊頭,互相激勵,我們都到了時時戒慎恐懼家人健康指數的年紀。

上個月我媽上吉隆坡探孫,卻不巧拉了肚子兼胃痛,把我嚇個半死。一大早就載去給醫生看,之後煲了粥陪她清淡一整天,也提心吊膽一整天。後來的探孫旅程,一半都留在家裡養病休養生息。

我們環視自己的生活,在外要預防攖奪的狼爪,往內又要兼顧家人的血糖、血壓、體重加心跳。我們三十幾歲的人,剛脫離生猛少年期不遠,也剛做完青春期才會幹盡的白痴事不久,就開始要學著默默正襟危坐一眼觀四方,我的家人我的國家,時時關心,不敢懈怠,這是我們目前的人生衝刺目的,四十不惑前,我們都要好好打這場戰。

我們這年紀的半熟男人們,不再稀罕別人稱呼帥哥靚仔,就算你叫我們豬頭,只要不是故意侮辱,我們都隨便,你高興就好,我們眼裡容不下這些虛榮的稱號與頭銜,那真的沒什麼了不起,你知道的,電視機裡頭一堆腦袋塞滿稻草與醬糊的帥哥名模們,不缺我們這兩個。

我們有自己關心的戰場,在等著我們入席,閒雜人等,請閃開。

 

(刊登於2010年3月號女友雜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ny1108pony 的頭像
pony1108pony

小马再下一城

pony1108p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